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我的妹妹哪有這么可愛(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愛) 第十三卷 綾瀨if 上 第四章

    與綾瀨一起去過秋葉原的當天晚上。

    我洗完澡之后,發現妹妹在客廳打電話。

    「呀哈哈哈,不是吧~?真的嗎~?」

    桐乃還是老樣子,躺在沙發上在開心地打著電話。

    而且還是不加修飾的襯衣加上五分褲這種讓人不知道該看哪的打扮。

    真受不了她……就在我這么想著看向她時,聽到了一段奇怪的對話。

    「……誒?綾瀨,剛才,你說什么?」

    看來她煲電話粥的對象似乎是綾瀨。

    畢竟是摯友這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問題是,接下來的對話……。

    「秋葉原?你和,我?誒?誒?為什么?為什么你要這么說?不是,嗯……這個嘛……其實……也沒什么不行。……這是吹得什么風啊?」

    秋葉原這個單詞,引起了我的興趣。

    ……綾瀨那家伙……該不會……。

    「嗯,嗯……好。了——解」

    嗶,桐乃掛了電話。接著她躺在沙發上抱起了腦袋。

    「嗯——……嗯——……嗯~~……」

    「桐乃,你呻吟什么呢?浴室空出來了」

    「要你管」

    桐乃只是朝我這里瞥了一眼,

    「不知怎么地,綾瀨她對我說『一起去秋葉原吧』」

    「是,是嗎」

    「這可是那個綾瀨啊?……你不覺得這不可能嗎?」

    今天早上我也是這么認為的。

    「好害怕——。總感覺這里面有什么文章……你覺得呢?」

    「別,別問我啊」

    這家伙竟然對摯友說出這么過分的話啊。

    不過,雖然桐乃不知道,但今天和綾瀨玩了一天的我可是很清楚的。

    綾瀨她……肯定是想立馬對桐乃展現一下『學習成果』。

    ……但愿順利吧。

    「話說回來,今天你跑哪去了?」

    「誒!?」

    撲通!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為,為,為什么我非得告訴你啊?」

    「……你動搖個什么勁?我只是問一問啊」

    「這,這是因為……那個」

    看著語塞的我的桐乃從沙發上起身走了過來。

    她瞇起雙眼對我投來了懷疑的視線,

    「哼——。原來你去了說不出口的地方啊」

    「才不是呢。我只是……去了趟秋葉原而已」

    「哼——」

    桐乃微微撅起嘴巴,

    「哼———」

    「干,干嘛啊」

    「沒什么……我只是在想,你和誰,去秋葉原干了些什——么呢~~」

    啊啊可惡,這個妹妹有夠煩人的!

    我休息日想和誰去哪里是我的自由吧。

    但是我要是這么說了肯定得和她大吵一架!啊啊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必須想出一個能夠讓桐乃信服的『我去秋葉原的理由』才行!

    「你問我去秋葉原干什么……?——桐乃,你給我挖干凈耳朵聽好了!」

    走投無路的我破罐子破摔地說道。

    「我是去秋葉原買黃油了!」

    「等,真的假的!?」

    這下就連桐乃也被嚇得目瞪口呆。

    「沒錯!我預約了附帶店鋪特典電話卡的『可愛妹妹天堂』初回限定版!有意見么!」

    「意,意見是沒有啦!……這是需要你惱羞成怒的事嗎」

    「等我全通關之后也會借你玩的!呼哈哈,拜!」

    我將目瞪口呆僵在原地的桐乃留下,一溜煙地離開了客廳。然后反手把門關上,

    「……好耶,贏了」

    至于我不惜舍棄尊嚴,到底贏過了什么東西。

    這就無人得知了。

    回到自己房間的我,打開筆記本,瀏覽器某個游戲廠商的官方網站。

    你問我在干什么?

    當然是在預約黃油了!畢竟都拿它當借口了啊!

    「如果不按照說的全通關之后借給桐乃,鬼知道會被她怎么數落……」

    真是的!非宅的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真是受不了!

    「呃,附帶店鋪特典電話卡的『可愛妹妹天堂』初回限定版……嗯……嗚哦,為毛特典電話卡的圖案種類有這么多啊……嗯,機會難得還是選個最好看的吧……呼,該預約哪個店的比較好啊……」

    在妹妹的影響之下,我也漸漸熟練了起來。

    就在此時。

    我的手機鈴聲嗶嗶嗶地響了起來。

    看向液晶屏幕,

    「綾瀨打來的?——喂,我是高坂」

    『晚上好,哥哥』

    「噢,噢。晚上好……聽說你要和桐乃去秋葉原?」

    『誒,嗯……』

    從電話里傳來的綾瀨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不安。

    「不要緊嗎?和她兩個人去。不介意的話,要不要我跟去?」

    『不要緊。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是,是嗎」

    『而且,呵呵……我和桐乃一起去玩,哥哥打算找什么借口跟過去?』

    「……照你這么一說也是啊」

    『呵呵』

    被她取笑了。但即便如此,我依然放不下心來。

    「那,那么……要加油啊」

    只能對她說這句話,讓我覺得有些急躁。

    『嗯,我會加油的』

    然后,當最重要的事聊完之后,

    「………………」

    「………………」

    我們之間沉默了一會兒。

    「那個」

    『那,那個』

    我們又在同一時刻開口講話。

    「呃」

    『對,對不起。哥哥先說吧』

    「不,不,我沒什么大事……你先說吧」

    『好,好的』

    ……總感覺,今天的我們有點不對勁。

    奇怪了。

    有點不在狀態……還會沒由來的害羞……。

    綾瀨的氛圍和感覺平時不一樣。

    『呃,那——我先說吧』

    綾瀨拋出的,是一個很意外的話題。

    『哥哥……其實是關于「夏季同人展」的事』

    「『夏季同人展』?」

    沒想到竟然能從綾瀨嘴里聽到『夏季同人展』這個詞!

    『今天紗織小姐不是說過嗎。——有一個桐乃十分期待的「祭典」』

    「嗯」

    白天是有聊過這件事。

    但是,這個話題……對綾瀨來說感覺有點微妙……。

    我呼,的出了口氣之后,慎重地選擇辭藻說道。

    「去年夏天,你不是曾遇到過桐乃——然后大吵一架嗎?」

    『是的』

    「那個時候我們正是在從『夏季同人展』回來的路上」

    『——』

    能聽到電話那頭的綾瀨屏住了呼吸。

    沒錯。那是一年前的夏天——

    ——……對不起。我今后無法和這種人來往。

    『那……那個時候……我……對桐乃說了很過分的話』

    「事情已經過去了吧?」

    『…………可是,越是去了解桐乃的愛好……我就越是明白……自己到底是一個多么招人嫌的人』

    綾瀨果然應該是想起了當時的情況,失落了起來。

    不用放在心上,雖然要說出這句話并不難……但只憑這句話,大概是不管用的。

    「………………」

    綾瀨提出『希望了解桐乃的愛好』的理由……我大概知道。

    對于桐乃沉迷于自己所不了解的事物中的不安。

    對于桐乃是否會被那些和她很合得來的宅友們搶走的不安。

    否定了桐乃重要的寶物,至今仍舊無法理解的自己——

    她已經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是,她又不能坐以待斃——

    ……想要努力解決這個問題。

    「綾瀨……要不要去『夏季同人展』看看?」

    『誒?』

    「事先說好。那個地方對你來說大概并不怎么有趣。作為有過經驗的人我敢斷言。又熱,又累……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雖然這么說可能有點對不起各位御宅族。

    但那個地方,并不是人人都能感到快樂的。

    那只不過是給御宅族們享受的祭典。至少,我不覺得綾瀨去那里會覺得快樂。

    但是,正因如此,我才要說清楚。

    「即便如此你也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去看砍?」

    『……呃……呃……』

    ……我不覺得這樣就能治好綾瀨『討厭御宅族』的毛病。

    不如說起到反效果的可能性反而更高。

    但是——她肯定不愿意就這么碌碌無為吧。

    如果放任不管,她肯定會自己擅自暴走,做出一些徒勞的事,然后又獨自受傷。

    既然如此,那我就想奉陪到底。

    想和她一起徒勞無獲,和她一起受傷。

    「怎么樣,綾瀨」

    『……可以嗎?哥哥是備考生,應該很忙吧』

    「不用在意,別看我這樣成績可還是不錯的哦?」

    『你不是要和桐乃還有紗織小姐,去夏季同人展的嗎……?』

    「沒有啊,她們又沒邀請我。也不知道今年她們準備怎么辦」

    搞不好,之后她們也打算來邀請我吧。

    但是,抱歉了。

    今年的夏季同人展,我要和綾瀨一起去。

    「所以,就看你去不去了」

    『哥哥,我——』

    綾瀨下定決心并沒有花太長時間。

    『那就拜托了』

    「就這么定了」

    于是這般。

    我和綾瀨,我們這對一直被桐乃的愛好耍的團團轉的戰友——

    決定一起去夏日祭典了。

    夏季同人展當日早上。

    我和綾瀨從新木場坐著臨海線前往了國際展覽中心站。

    在車內——

    「嗚,嗚……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多啊」

    「為,為什么人會這么多呀?」

    我們快要被車里這水泄不通的人群給擠扁了。

    這如暴風雨一般的人流,足以匹敵市內的上下班高峰時期了。

    但是占領了車廂的,并不是那些西裝革履的上班族——

    「……大家的目的地應該和我們一樣吧」

    「誒……這些人全是嗎?」

    「嗯」

    ——而是從全日本匯集過來的御宅族。

    「有言在先,現場可比這要夸張多了」

    「嗚哇……」

    「打退堂鼓了?」

    「怎,怎么會。我才不怕呢」

    綾瀨抓住車門口附近的把手,拼命地忍耐著這份擁擠。

    我則站在保護她的位置,避免她受到人群的擠壓。

    「那就好。……哈哈,話說回來,最近凈是和你一起出門啊」

    「誒?」

    「怎么了?」

    「不……沒什么」

    綾瀨突然低下頭去。

    這是怎么了?

    「那個……」

    她低著頭說道。

    她的聲音很小,小到在這人滿為患的電車里不仔細聽的話根本聽不到,

    「姐姐——麻奈實姐姐她不會生氣嗎?」

    「這是什么意思?」

    為什么這個時候回蹦出來麻奈實的名字?

    田村麻奈實——無須說明,她是我的青梅竹馬。

    「我是說,如果哥哥和我一起出門的事被姐姐發現了……會很不妙吧?」

    不是……說真的,她在說什么呢?

    「說什么發現不發現的,今天我要和你出門的,我已經告訴麻奈實了啊」

    「誒誒!?」

    「水壺之類的東西就是她準備的。在這種時候,她就非常可靠啊」

    言畢,我指了指背上的帆布包。

    接著,綾瀨便猛地脫力仿佛要站不穩一樣。

    「唉……真是的~~~為什么『你們』總是這樣啊」

    「你生什么氣啊」

    「就因為你們這樣,才會……被我這種人……」

    后面的話因為她的聲音太小,我沒能聽清她說了什么。

    「我是不知道你想表達什么,不過麻奈實有托我給你帶個話」

    ——一路順風,祝你們玩的開心。

    「——她是這么說的」

    「…………嗯,我出發了,姐姐」

    綾瀨感慨地對著不在場的麻奈實點了點頭。

    看來……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綾瀨和麻奈實之間已經連系起了不可思議的紐帶啊。

    上了電車之后,又過了一段時間……。

    電車里依舊人滿為患。

    不過這也是當然的。畢竟,大家都要在同一站下車。

    車廂里自然不可能有空位。

    「…………呼……已經開始累了啊……」

    「…………」

    綾瀨應該也一樣吧。

    她眉頭緊鎖,一臉為難地抬頭看向我。

    「……………嗚………………」

    不知是不是因為車廂內悶熱的關系,她的臉非常紅……但是。

    總覺得,她這模樣看上去非常嫵媚妖嬈。

    「……綾瀨?」

    「…………………………………………」

    綾瀨緊咬著下嘴唇,身體在微微發抖。

    就在我一臉納悶的在想她這是怎么了的時候,她突然,

    「咿!?」

    隨著一聲尖叫跳了一下。

    「哥,哥哥!」

    「怎,怎么了?」

    「還,還問我怎么了!竟,竟然在這種地方……我要生氣了哦?」

    「生什么氣?」

    「……請不要裝傻」

    綾瀨一只手捂著屁股,通紅著臉瞪向了我。

    「剛才……你是不是摸了我的屁股」

    「我,我才沒摸!」

    這丫頭突然說什么呢!?

    「請,請不要撒謊。你絕對摸了。從位置上來看犯人只能是哥哥」

    「你在這人滿為患的電車里說什么呢!?你想讓我的人生完蛋嗎!?」

    「因,因為……呀!你,你又摸……!」

    「都說了不是我啊!」

    真的啊!雖然離綾瀨最近的確實是我……!

    「再不適可而止我可要報警了!」

    在我們這番對話之后,

    「討厭,有癡漢!?」「不是吧,在哪?」「瞧,就是那邊門旁邊的——」

    「你去把他抓住啊……」「誰去幫幫她」

    糟,糟了!周圍開始竊竊私語了……!

    我頓時慌了起來。就在這時——

    「啊,這邊的小伙子!」

    「咿!?」

    「不,不是我!我是冤枉的——!」

    「真是抱歉,我家的孩子,好像碰到了你的女朋友」

    「……誒?」

    我和綾瀨發出怪叫,往下——看向了綾瀨的腳邊。

    那里站著一個小朋友。

    ……看來,這個小朋友似乎是為了逃離人群,鉆到了我為綾瀨創造出的空間里了。

    「……………………」

    綾瀨呆然地看著『癡漢』的正體——

    「什,什么嘛。原,原來是這樣啊!」

    搪塞一般用明亮的聲音這么說道。

    「啊哈,啊哈哈哈……」

    「…………………………………………」

    「…………哥哥,你生氣了嗎?」

    十幾分鐘后——

    「…………哼」

    「哥,哥哥。不要再鬧別扭了」

    「沒有啊?我才沒鬧別扭」

    我一邊和綾瀨一起走在路上,一邊朝她投去白眼。

    「反~正我又沒什么信譽?在那種情況下,肯定首先被懷疑啊」

    「這不完全還是在耿耿于懷嗎……。好,好啦,我請你喝果汁」

    「你當我小孩子么!」

    我并沒有在生氣。

    真的。

    在那種情況下,我也明白這是無可奈何的。

    「那,我要運動飲料」

    「……好的!」

    走出國際會展中心站后,今年首屈一指的猛暑便撲面而來。

    視野在搖曳。化作煎鍋的瀝青路面,散發著仿佛要將肺部燃燒殆盡一般的夏日味道。

    「好,好驚人的隊列啊。該不會…我們要到那里去排隊嗎?」

    「沒錯」

    「……難道,這里的所有人都是?」

    「沒錯」

    「…………哇」

    和一年前的我的反應一樣啊。

    即便我們住在首都圈里,也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人山人海的場面。光是看規模,這個祭典就已經相當驚人了。

    我做了個深呼吸,然后用拳頭擊了下自己的手掌。

    「好,我們走」

    「誒?不是要去那里排隊嗎……」

    「隊是要排的。不過為了排隊,首先得遵從引導繞會場轉一圈才行」

    「嗚哇……看來前面隊列很長呢」

    真的很長。

    之后過了足足一小時。

    我們成為了井井有條的隊列中的一員。

    盛夏的陽光,正火辣辣地炙烤著御宅族們的黑色衣服。

    由于人口密度極高,導致現場十分悶熱。

    「……差不多要到開場時間了」

    「……呼。……終,終于要開始了嗎……」

    「你不要緊嗎?」

    「嗯,我沒事」

    ……綾瀨這家伙,好像有點中暑。

    我在包里摸索了起來。

    接著掏出『某個東西』,抵在了綾瀨的脖子上。

    「給」

    「呀!?什,什么東西!?」

    綾瀨發出了和屁股被摸時一樣的尖叫。

    「這是麻奈實特制的麥茶。又涼又好喝哦?」

    我把茶交給了綾瀨。

    「……謝謝哥哥。真是的,請不要故意抵在我的脖子上啊」

    「抱歉抱歉」

    「……那個,哥哥好像挺習慣這種場合呢?」

    「畢竟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參加了啊」

    雖說如此,但其實也說不上多么習慣。

    只是和紗織聊過之后,又重新預習了下而已。

    「桐乃也是像這樣在這里排隊的嗎?」

    「是啊。她一邊和朋友玩著掌機游戲,一邊抱怨這里又熱又難聞」

    真是讓人懷念。

    本來就已經熱到爆炸了,她還叨叨個不停,還和黑貓吵了一架。

    「掌機游戲……難道,就是那個嗎?」

    綾瀨所指的方向,有一群就像去年的桐乃和黑貓一樣用掌機玩著狩獵游戲的女生。

    「嗯,沒錯」

    「……是嗎」

    「下次要試試嗎?」

    「誒?」

    「那個游戲我也有,下次要不要玩玩看?叫上桐乃一起」

    那家伙肯定會很高興。

    「可以嗎?」

    「當然」

    「那……就拜托哥哥了」

    「了解」

    就像這樣——不要勉強自己,一步一步地來就行。

    這丫頭一下子努力過頭了。

    ……雖然,這也算是優點吧。

    之后又排了一段時間。

    「終,終于要進去了呢」

    「噢」

    我們終于——真的是終于——可以進入場館里面了。

    「嗚哇……里面也熱的要死」

    「雖然還有點早,要不要休息一會兒?頂著這么熱的天排隊,你也累了吧?」

    「不,不用……我還不要緊」

    「你用不著這么努力。畢竟我們既沒有想買的東西,也沒有想參加的活動啊」

    我為了讓急躁的綾瀨冷靜下來,語重心長地說道。

    「慢慢逛吧」

    「可是……如果換做是桐乃,她應該不會突然就休息吧?」

    「這個倒是」

    換成那家伙的話,為了去買想要的本子大概就直奔東區了吧。

    又或者是西區的企業攤位?

    去年她想要的東西賣完了,應該很不甘心。

    綾瀨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我也要……和她一樣」

    為了能理解桐乃的感受,嗎。

    「行吧。那走吧」

    向前邁出步子之后,感覺出現了開心地走在前面,扭頭喊我的桐乃的幻影。

    追著她的背影,我們前往了東區。

    雖然進入館內之后就沒有了強烈的陽光,可依舊很熱。

    我們一邊頻繁的補充水分,一邊在魚龍混雜的人群中前進。

    不過——

    「呼哇」

    「嘿咻,小心別摔倒啊?」

    「是,是……呀」

    「喂,喂,你不要緊嗎?」

    「我,我不……要緊」

    「…………」

    綾瀨這家伙……不知是不是周圍全是御宅族而變得畏手畏腳,還是因為初來乍到感到緊張,注意力十分散漫。

    「綾瀨,來」

    「誒?」

    「牽著手吧?小心不要走散」

    「什——」

    綾瀨那張因為炎熱而發紅的臉……變得更紅了。

    「不,不行!」

    「用不著這么討厭吧!?」

    「因,因為…………這肯定不行呀」

    綾瀨張合著她的右手。她羞澀地說道。

    「……我的手上都是汗」

    那又如何——再怎么說我也不會在這種場合下這么說。

    「那,至少也得抓著我的衣角。去年桐乃也是這么做的」

    桐乃也是這么做的。

    這句話立馬就出現了效果。

    「……這樣嗎?」

    「沒錯」

    綾瀨十分乖巧地抓住了我的衣角。

    我們最先前往的地方,是東4區。

    各個社團的攤位在寬敞的館內齊聚一堂。

    「這里就是同人志展銷會的會場。可以說是夏季同人展的重點」

    「這個叫做同人志展銷會的東西……我現在還是有點搞不懂……」

    綾瀨探出頭窺視著會場。

    「難道,每張桌子都是……」

    「沒錯,上面擺著同人志」

    「……好壯觀」

    「對吧?」

    雖然我自己對這些都不怎么了解,但不知為何有種自豪的感覺。

    「經紗織那么一說——確實有種『大家一起創辦的祭典』的感覺啊」

    我和綾瀨并沒有買同人志,只是在這『島中』四處閑逛。

    「那…那個,是桐乃喜歡的『梅露露』的本子嗎?」

    「好像是。去看看?」

    我這么一問,綾瀨的肩膀便抖了一下。

    「那個……我忽然想起來,該不會……桐乃現在也來了吧」

    「啊——」

    確實有這個可能。

    「說起來,我忘了問她的行程了啊。搞不好她可能也在這兒」

    「那,那可不得了啊!?」

    「哎呀……應該沒事吧。這里人這么多,碰不上啦」

    我話音剛落,

    「搞定,這些大社團就逛完了。嗯~接下來我看看~」

    ……剛才,好像聽到了某個聲音。

    是一道超~~~級耳熟的女聲。

    「………………」

    「你怎么了?哥哥」

    「——沒事。……雖然我覺得是碰不上,不過為了謹慎起見,我們還是別靠近和梅露露有關的社團了吧」

    「說,說的也是呢」

    我們立刻離開了梅露露的攤位區。

    接著在我們前進的方向,又發現了眼熟作品的同人志。

    「噢,這不是maschera的本子嗎」

    「maschera?」

    「是動畫的名字。這部動畫我還挺喜歡的」

    黑貓——她是桐乃的宅友,也是我的學妹。

    在她的影響之下,我有些著迷于一部叫做『maschera』的動畫。

    這部作品相當于梅露露的競爭對手,被桐乃揶揄成中二動畫。

    「咱們去看看吧?」

    「呃……是可以啦」

    我們來到了一個maschera的二次創作社團前,社團名字是『孤高的暗貓』。

    唔……這個社團的名字還挺帥的嘛。

    封面插畫也相當精美。

    「我說,綾瀨。這個主角,是不是和我有點像啊?」

    「哪一個?」

    「這個」

    他是身著漆黑大衣,帥氣又冷酷的鬼畜主人公。

    看著他的綾瀨果斷地說道。

    「哥哥可沒有這么帥啊?」

    「等,你就不能換個說法嗎。我可是會受傷的啊」

    「抱歉抱歉。不過——呵呵」

    「干嘛?」

    「明明嘴上說『我可沒有那么宅』——現在的哥哥可是宅味十足哦?」

    「……有,有嗎?」

    「是的」

    「…………很,很惡心嗎?」

    「是的。相當惡心」

    呃……。

    「你也太心直口快了吧」

    我泛起淚花,沮喪地垂下了肩膀。

    「唉……是嗎」

    ……不知不覺,我也變成惡心死宅了嗎。

    「不過,我并不討厭」

    「……誒」

    頭上傳來的溫柔話語,讓我抬起了頭。

    接著。

    我看到的,是臉上掛著恬靜的微笑的綾瀨。

    「綾瀨……你剛才說什么?」

    「呵呵。哥哥,我……」

    在她這句意味深長的話講完之前——

    「…………你們能不能不要在我的社團前面親熱啊」

    一道呆滯又恐怖的聲音,打算了綾瀨的發言。

    「……誒?」

    朝著聲音的主人看去,我所見到的,

    「黑,黑黑,黑……」

    是一名一身哥特蘿莉風打扮的紅瞳和風美女。

    「黑貓?」

    她正是五更琉璃——黑貓。

    「不對」

    明明怎么看都是黑貓,她卻做出了否定。

    接著,她露出了陰暗邪惡的笑容。

    「哼哼哼……吾名乃“暗貓”。接納了“浸蝕”,轉生為黑色天使之人……」

    這家伙說什么呢。

    比平時還要夸張好幾倍。

    「你是黑貓吧?」

    「我,我不是說了不是嗎」

    果然是黑貓。

    「這,這樣啊……你也,參加社團了啊」

    「哼,是啊……我也參加了。自己一個人」

    不知為何她好像有點不開心。

    「……呼……這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冬季同人展的時候……也是這樣。……反,反正……我和你們人類居住在兩個世界……」

    黑貓身體顫抖,淚水在紅色的眼瞳中不停地打轉。

    這副刺激著保護欲的模樣讓我手忙腳亂蘄艾。

    「喂,喂喂……你干嘛這么沮喪啊?」

    「……我才,沒有沮喪」

    分明有。

    「……你才是,為什么會來這里?備考不是很忙嗎」

    「也不算忙啦。不要緊不要緊,我還是挺從容的」

    為了能讓她心情放松一些,我特意開朗地回答道。

    聽完之后,黑貓瞪大了眼睛。

    「……什……」

    「哈哈,謝謝你擔心我」

    「……怎,怎么這樣……那,那么……我到底……又是為了什么……」

    不知怎么地黑貓好像很受打擊。

    她的雙手在不停哆嗦,嘴里嘟囔著什么『顧及……』……啊什么『才沒邀請你的……』的。

    「?你怎么了?」

    「沒事!」

    「嗚哇!」

    黑,黑貓這家伙是怎么了!?她竟然會吼得這么大聲——

    「……我真是太滑稽了」

    她態度又突然一變,寂寥地自嘲了起來。

    「你在說什么啊」

    「和你沒關系。是我在自言自語」

    黑貓用僵硬的聲音改變了話題。

    「……哼。然后呢——怎么?你是特地來嘲笑一本都沒賣出去的我的嗎?」

    「怎么可能!」

    ……竟,竟然一本都沒賣出去嗎。

    「那么……這樣啊……你來向我顯擺可愛的女朋友的啊。…不過,你這是白費力氣。你這種人不管和誰交往,對于早已將心奉獻給黑暗的我來說也是不痛不癢」

    ……這,這是什么被害妄想啊。

    「黑貓……黑貓——……已經無家可歸了」

    我被黑貓釋放出的漆黑氣場所壓倒,一步,兩步地向后退去。

    我與黑貓的對話中斷,此時綾瀨插嘴道。

    「哥,哥哥……這個人沒問題嗎?感覺很危險呢?」

    你有資格這么說嗎!

    「喂,喂……黑貓?冷靜一點,你似乎有什么誤會」

    「誤會?……哪里是誤會?」

    「呃,先給你介紹一下她吧」

    我用手掌指了指綾瀨。

    「這個女生是新垣綾瀨。她是桐乃的同學兼摯友」

    「……你說她是……那個女人的摯友?」

    「你,你好……」

    綾瀨戰戰兢兢地打了聲招呼。黑貓盯著她的臉凝視了起來。

    「說起來……是有點面熟呢」

    「是,是的。在一年前的夏季漫展——我們有過一面之緣」

    「……啊。是那個時候的」

    ……呼。看來誤會解開了。

    「真讓人無語……竟然對妹妹的好友出手,人渣」

    沒解開啊——!!

    「什,什么出手啊……你,你說什么呢」

    「……你不否定呢」

    「…………」

    「哥,哥哥!」

    「抱歉,剛才有一瞬想要給自己長點面子」

    雖然現在不是干這種事的時候,但想要承認黑貓說法的心情,讓我沒來得及做出否定。

    「真,真是的!那個……你,你誤會了」

    反倒是綾瀨,她也用不著這么否定吧……。

    聽了我們之間的對話,黑貓應該已經解除了誤會才是。

    然而,她看上去完全不像有那回事——

    「……呵……哼哼哼……我,我明白了。這是——這個滿溢而出的負面情緒就是……名為“現充爆炸吧”的感情呢」

    感覺有種中二病要覺醒的前兆的黑貓搖晃起了身體。

    「喂,喂黑貓。都說了你是真的誤會了啊。感覺你今天比平時還要奇怪得多啊?」

    「……呵……剛才我已經說過了吧?」

    「現在的我……可是復仇的天使“暗貓”」

    ……什么暗貓啊。

    「啊啊……好痛苦。我的心好痛。實在太過痛苦——」

    呵呵,她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搞得我想要告訴你妹妹了呢?」

    「這可真的不行啊!?」

    「哎呀?這是為什么呢?你沒做什么虧心事吧?」

    「就算沒做虧心事也不能告訴她!絕對會被她誤會引發大騷動的!」

    「哼,那又與我何干」

    「什——,啊啊真是的」

    就在我被墮入黑暗的黑貓給壓制的時候,有人推開我站了出來。

    「——能請你適可而止嗎?」

    呃……綾,綾瀨。

    「……給我退下甜點2號。我現在正在和學長說話呢?」

    「不要,我才不退。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你就是邪氣眼電波女呢」

    「什……邪,邪氣眼……電,電電電電波女……?」

    喂,這個展開我可是見過啊。

    「看來是說中了呢。其實到剛剛為止我都還不知道這個詞是什么意思,但見到你那讓人不忍直視的言行之后我就突然領悟了」

    綾瀨咧嘴露出了冷笑。

    「……啊啊,原來這個人就是桐乃成天說討厭死了的那個『邪氣眼電波女』呢~」

    「你,你膽子真是不小啊……婊子的好友看來也是婊子呀?」

    「婊子……?你難道……在說桐乃?」

    「呵,我如果說是呢?」

    不妙啊——。黑貓小姐,當著綾瀨的面說桐乃壞話可是使不得的啊。

    我感覺到一股寒氣,瞥了一眼綾瀨的表情。

    「…………呵呵……呵呵呵呵……」

    看吧!她眼睛里的光已經消失了……!

    面對模樣驟變的綾瀨,黑貓——不,暗貓戰栗了起來。

    「……這,這股壓倒性的殺氣。……原,原來是這樣……哼哼哼……擬態的真好啊你這個怪物」

    她做出了簡直像是看到了墮天使的惡魔一般的發言。

    「我看你是隱藏了超級婊子的本性才接近學長的吧?」

    「……我已經忍無可忍了。之后會怎么樣……我可不管了喲?」

    「住手————啊」

    我大喊著介入了二人之間。

    「你們兩個,這里可是夏季同人展的會場,不準給我制造這種藥互相殘殺的氣氛!話說,干嘛剛一見面就鬧的這么僵啊!剛才的對話有必要發展成吵架嗎!?我在一旁看著可是一頭霧水啊!」

    「這是因為學長是個笨蛋呢」

    「難不成你的腦袋里裝的都是棉花嗎,哥哥?」

    「咕……!」

    別,別只有在痛罵我的時候才這么心有靈犀啊!

    不過原來如此。隱約有些明白了。

    『桐乃的好友』之間會吵起來——

    也就是說……這·是·圍·繞·著·桐·乃·的·爭·斗。

    ……真讓人頭疼。

    「……總感覺這個笨蛋在想一些傻事呢」

    「同感」

    就這樣。

    綾瀨與黑貓的初次相遇,鬧得雞犬不寧不歡而散。

    就好像是桐乃和黑貓初次見面時一樣……。

    不對……她們之間還沒有共同語言,可能要比那還要惡劣上好幾倍。

    我和綾瀨與黑貓分別,回到了過道上。

    唉……堵住黑貓的嘴巴真是費了我老大的勁。

    「呼……。綾瀨,你也是,犯不著那么認真吧」

    「……可是」

    綾瀨撅起了嘴巴。

    「那個……哥哥?」

    「嗯——?」

    「你和剛才的那女孩……是什么關系呀?」

    「什么關系?」

    「就是字面意思」

    「……嗯——,我和黑貓的關系啊。真是問倒我了。呃……我,我想想啊。她對我來說——」

    「對哥哥來說?」

    「是很重要的學妹」

    「很重要的學妹」

    「還是妹妹重要的好友」

    「……桐乃重要的好友」

    「還是我的朋友」

    「……………………」

    綾瀨黯淡無光地眼神盯著我看了一會兒。

    接著表情突然開朗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對哥哥來說,黑貓小姐是朋友對吧?」

    「是啊,你干嘛突然問這種事?」

    「沒什么……呵呵……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哼——」

    一邊聊著這·些·沒·營·養·的·話·題,我們一邊朝著西區的企業攤位走去。

    在途中——

    「嗚哇……那個,是cosplay吧?」

    我們經過了cosplay廣場。

    扮演著各式各樣的角色的人們正到處擺著姿勢供人們攝影拍照。

    「是啊,很厲害吧?」

    「……是的。大家看上去都很開心」

    這個感觸看上去是個好兆頭。

    我去年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也覺得這個地方很有趣。

    等等……現在該不會,是提升她好感度的好機會吧?

    「喏,看那邊綾瀨」

    「誒?」

    「那個角色你應該也認識吧?」

    「哪個角色?」

    我所指向的,是一個服裝十分色情下流的美少女。

    「喏,就是那女孩。在cos『星屑☆小魔女梅露露』的角色的——」

    「那不是塔納托斯嗎!?」

    「疼!」

    好犀利的吐槽。

    「你,你讓我看那么下流的cosplay是想干什么啊變態!?」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找個共同話題而已」

    「不可能,絕對不是這樣。你肯定又想讓我打扮成那樣對不對」

    「哎呀,那邊感覺好熱鬧啊」

    「請不要這么明顯地想要蒙混過關!」

    「好啦好啦,走,咱們去瞧瞧吧?」

    「啊,等一下!真,真是的~~」

    我們所前往的,是某個企業攤位設置的舞臺。

    這里聚集著一群御宅族,使得人口密度變得更高。

    舞臺上似乎長在播放梅露露的PV。

    「梅·露·露!梅·露·露!嘿嘿嘿嘿!」

    穿著大概是在旁邊的攤位上買來的粉色短上衣的粉絲們,正在送上狂熱的聲援。

    「梅·露·露!梅·露·露!嘿嘿嘿嘿!」

    「…………哥哥,這個場面……我有見過」

    「……真巧。我也見過」

    這跟之前我和綾瀨去過的梅露露的舞臺一樣……很明顯集結在這里的都是桐乃的同類。

    不如說,我希望可能是看錯了,感覺有個很像她本人的家伙也混在里面。

    但是……只不過是個PV而已,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嗎?

    可能是有什么特別的舞臺活動吧。

    就在我這么想的時候。

    「喔,這不是綾瀨嗎?」

    一道不可能在這里聽到的聲音,叫住了綾瀨。

    「誒……加——加,加奈子!?」

    「好啊」

    一副很拽的樣子舉起一只手的人,正是來棲加奈子。

    她是綾瀨和桐乃的朋友兼同班同學。

    這個臭小鬼同時也是和綾瀨一個事務所的模特。

    她正穿著和上次舞臺活動時一樣的梅露露的衣服。

    跟本人一模一樣。

    「……嗚」

    綾瀨頓時臉色煞白,警戒了起來。

    她的心情我很理解。

    為什么會在夏季同人展的會場遇到加奈子啊!?

    這豈不是很不妙嗎——

    「嘻嘻,我說綾瀨啊——,你這家伙你這家伙」

    加奈子露出梅露露絕對不會露出的邪惡表情,用胳膊肘戳了戳綾瀨的側腹。

    「誒,誒?怎么了?」

    「少裝傻了。你不是來看加奈子的舞臺的嗎?」

    太好了,看來她好像是誤會了什么。

    綾瀨似乎也和我想的一樣。

    「嗯,嗯。是啊」

    「果然啊——。哎呀~,出門在外果然還是朋友好呢~」

    加奈子把手放在后腦勺害羞了起來。

    這家伙是個白癡真是太好了。

    「那個,加奈子的舞臺是……」

    「沒錯,就是安格。我要在梅露露的活動上出cos」

    加奈子指了指正在播放PV的舞臺。

    「聚集在那里的可都是加奈子的信徒哦~,很厲害吧?」

    「明明一開始還那么討厭cosplay,我看你現在挺享受的啊」

    「啊?你誰啊」

    加奈子瞇起眼睛懷疑地看向我。

    啊,糟,糟了!一不小心就和她搭話了——加奈子只知道『帶著墨鏡變裝的我』=『加奈子的經紀人』而已啊。

    就算見到了她也不認得我是桐乃的哥哥高坂京介——我們就是這樣的關系。

    綾瀨慌忙小聲說道。

    「哥,哥哥……你在干什么啊」

    「抱,抱歉」

    「怎么?他是綾瀨朋友?」

    「算,算是吧」

    「哦——……哼~——」

    加奈子毫不客氣地盯著我的臉看了起來。

    「……該不會」

    接著,加奈子咧嘴一笑。

    「……是她男朋友?」

    我如此回答道。

    「算,算是吧」

    「不是吧!?真的假的?」

    「他在騙你!!是假的!」

    綾瀨揮動雙手全力否定了起來。

    「哥哥!請不要撒這種大謊好嗎!!」

    「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

    「我看你可是完全沒有在反省啊……!」

    嘎嗚嗚,綾瀨露出犬牙發起了火。

    反倒是發飆的時候表情變化很豐富啊,這丫頭。

    綾瀨轉向了加奈子。

    「加奈子,你聽我說,這個人是!」

    「得了,你也不用解釋了。我也不想聽你炫耀」

    看來加奈子似乎已經得出了我=綾瀨的男朋友這一結論。

    感激就算綾瀨再否定,她也不想去聽了。

    「都,都說了不是這樣啊!」

    「是是,好了好了好了。這件事到此結束——」

    加奈子拍拍手結束了話題。

    隨后,她露出帥氣的笑容舉起一只手。

    「我該走了。你們就拭目以待加奈子的舞臺吧~」

    「嗯,嗯!加油哦,加奈子!」

    在綾瀨揮手送別下,加奈子的登上了舞臺。

    「「呼~~」」

    目送加奈子離去的我和綾瀨一起深深嘆了口氣。

    「哎呀……真是好險啊」

    「這,這何止是好險!我差點以為死定了!」

    「剛才的你,就像是去年的桐乃啊?」

    「誒……」

    「一年前,在夏季同人展回去的路上碰到你的桐乃,也露出了和剛才的你一樣的表情」

    「——」

    綾瀨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

    接著……她緊咬下嘴唇,似乎在忍耐什么。

    「……………………」

    似乎這又碰到了她的舊傷。

    但既然這趟夏季同人展之行的宗旨是『理解桐乃』,那么我就不得不提。

    我特意輕松地對陷入沉思的綾瀨說道。

    「瞧,舞臺好像要開始了啊?」

    「星屑☆小魔女梅露露!要開始了哦~~-」

    「嗚咻——!小奈奈————!!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奈子她們開心地載歌載舞。舞臺氣氛也變得十分活躍。

    ————綾瀨眼神認真地凝視起這副熱鬧的光景。

    到了下午,我們離開了場館。

    「很好,這下今天預計要逛的地方就逛完了」

    「……嗯」

    「累了嗎?」

    「誒?并沒有……啊,不,果然……還是有點累了」

    綾瀨先是否定,接著又苦笑著訂正了發言。

    「想的也是。我也累了」

    畢竟走了很多路,也出了很多汗。而且還發生了意料之外的偶遇。

    「稍微休息一會兒,然后就回去吧」

    「是呢。天這么熱……因為出的汗衣服已經變得黏答答的了」

    綾瀨揪起自己胸口的衣服來回扇了起來。

    「回去之后得沖個澡才行……」

    「……是,是啊」

    綾瀨此時好像注意到了我不懷好意的視線,瞇起了眼睛。

    「……該不會……你在想象一些下流的事吧?」

    「有一點」

    「討,討厭……」

    雖然她瞪了我一眼,不過感覺她并沒有太生氣。

    「呃,那,那個」我這么改變了話題。

    「……今天……感覺怎么樣?」

    已經成為了御宅族一份子的我,在心里當然是非常開心的……。

    但這里又熱,又悶,人還多……。

    對活動不太感興趣的綾瀨來說,會不會太無聊了呢

    「……老實說,并不怎么開心」

    「果然」

    不過,這反而讓我放心了。

    「幸好你是一個有話直說的家伙。我還在想你會不會顧及到我說什么『很開心』之類的話呢」

    「……嗯。不過……今天能來真是太好了」

    明明應該很無聊才是,綾瀨卻感覺心滿意足。

    「……這下,我又稍微了解了一些桐乃的愛好了」

    確實,來一趟這里之后就能擁有對這方面的耐性了。就像去年的我一樣。

    雖然剛開始還擔心突然這么做是不是太過勉強,不過綾瀨的夏季同人展初體驗……看來蠻順利的。

    綾瀨對我露出了虛幻的笑容。

    「而且——」

    「而且?」

    「…………沒什么」

    我們搭乘電車返回了老家的車站。

    「……那么,我就先告辭了」

    「噢。今天辛苦你了」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哥哥」

    綾瀨低頭深深行了一禮。

    這讓我不禁害羞起來,開玩笑地回應道。

    「不用這么多禮啦」

    「我不是說過嗎……因為我最喜歡你了啊」

    還像平時那樣加了句俏皮話。

    「……這句話……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

    「真的……是認真的嗎?」

    綾瀨的聲音有些不對勁——聽上去感覺有些走投無路的樣子。

    「綾瀨?」

    「是不是哥哥又得意忘形起來……在調戲我……什么的」

    「怎么可能。我怎么會——」

    「………………盯」

    「是會調戲你呢」

    ——你可別誤會了……我會性騷擾的人……只有綾瀨。

    ——嫁給我吧。

    ——給我等著吧我的可愛小天使綾瀨。我現在就過去!

    回首往事,這些回憶全都讓人很懷念。

    「……哥哥……是個大騙子」

    「抱歉」

    「愛撒謊,下流,妹控,是個笨蛋,還是個變態……」

    ……不用說的這么狠吧。

    「……但是……卻總是對我那么溫柔」

    綾瀨的聲音變得很小,感覺快要消失不見一樣。

    「……哥哥。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事嗎?」

    「噢。就是你來我們家玩的那次,對吧」

    加奈子那個白癡對我惡言相向的時候……她還替我說話了來著。

    而且……只有她會相信我。

    「那個時候我很高興啊。感覺桐乃那家伙交到了好朋友」

    「……誒嘿嘿」

    當時她也是這么笑的來著。

    「其實我也是……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看到桐乃有個這么溫柔的哥哥……就覺得很羨慕」

    「真的嗎?」

    「真的。所以,當得知哥哥是個變態的時候,我十分受打擊——也很生氣。明明知道那是誤會卻無法原諒你。怎么都無法妥協……結果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才可以和哥哥正常交流呢」

    「不用放在心上,那都是我不好」

    「……就是說。這都是哥哥的錯哦?」

    綾瀨仰視著我。

    「都怪哥哥每次見我都會性騷擾……讓我懷疑起你是不是真的變態……難道哥哥真的對桐乃?……還讓我這么煩惱了好久」

    「這,這樣啊」

    「是的」

    她將手放在嘴邊哧哧地笑著。

    「……總之,誤會能解開真是太好了」

    「是呢。哥哥并不是什么變態——」

    「而是大變態性騷擾混蛋-」

    「喂」

    「不過,是一個十分溫柔善良的人」

    「你這算是在打圓場嗎」

    「……呵呵……現在再回想一下……感覺,我總是在對哥哥發火呢」

    她把臉湊了過來。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可怕的女人?」

    「偶爾會做夢夢到你,然后慘叫著被嚇醒呢」

    「……是,是嗎……」

    「是啊。不過,包括這點在內才是完整的你不是嗎。雖然又可怕,愛鉆牛角尖,一旦牽扯到桐乃就會變得有點惡心就是了」

    「用,用不著這么說吧……」

    彼此彼此。

    「但是,絕不會令人不快。因為我知道你為人就是這么認真」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以此來遮羞。

    然后這么說道。

    「所以我啊——最喜歡你了。雖然我不覺得我是個受虐狂,但現在比起剛見面時要更加喜歡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句太過可疑的發言的緣故,綾瀨一言不發地沉默了一會兒。

    ……………………。

    ………………………………。

    過了好久之后,她做出了意外的發言。

    「……比喜歡姐姐,還要喜歡嗎?」

    「誒?」

    為什么這個時候要提到麻奈實?

    「比起黑貓小姐……還要喜歡嗎?」

    「…………」

    「比起桐乃——還是更喜歡我…….嗎?」

    「綾瀨……」

    「是不是,哥哥」

    感覺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所以我立馬答道。

    「——最喜歡你了」

    「……我可以……當真嗎?」

    「可以」

    「真的……可以當真嗎?我的嫉妒心……可是很強的哦?」

    「我知道。正合我意」

    「……好開心」

    呼,她舒了口氣。

    「哥哥……我……我呢……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但是……我喜歡哥哥」

    即便遲鈍如我,也能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這……是綾瀨對我愛的告白。

    「非常非常地喜歡」

    這句甜美的話語傳入我的耳中,使我心蕩神馳。

    「如果不介意是我這樣的女孩……請讓我做哥哥的女朋友吧」

    「我才該說,那個,如果不介意我這樣的家伙……的話」

    我也回應著綾瀨的心意,用坦率的感情做出了告白。

    「嫁給我吧,綾瀨」

    「我拒絕」

    「前功盡棄啦——!!為什么!?剛剛你不是說喜歡我嗎!」

    「這是兩碼事啊!我是想和你成為戀人,為什么直接就跳到結婚去了啊!」

    「可是,這是為將來著想……」

    「不需要考慮那么久以后的事!現在!我是在問你要不要和我交往!——回答呢!?」

    「我,我愿意!」

    「一開始就這么回答啊笨蛋!」

    「對,對不起」

    「哼,明白就好——呃,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啊!」

    就是說啊。為什么氣氛會變成這樣。

    「真,真是的~!這豈不是把我的第一次告白給浪費了嗎!」

    「抱,抱歉」

    好可怕……我的女朋友超恐怖的。

    「……再,再來一遍!我要求再來一遍!」

    「噢,噢」

    「咳咳……我,我要說了哦?」

    「放馬過來吧」

    「哥哥……我……喜歡哥哥。如果不介意是我這樣的女孩……」

    「能讓我做哥哥的女朋友嗎?」

    「當然可以。今后——還請多指教啊」

    「嗯,請多指教。哥哥」

    就這樣,我和綾瀨成為了戀人。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我的妹妹哪有這么可愛(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愛)”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csggbqm.cn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新时时